主页 > 淫文 >

HHHHH!!!!(夫妻乱淫文)

编辑:凯恩/2018-11-14 18:50

  我所指的激烈的性行为是指那些所谓SM的游戏,我自己时常都看那些从外国入口的女性杂志,以及那些女性漫画等,又时常跟那些有兴趣的人接触,所以基本上的理论我是能明白的,而我自己也觉得对这种游戏很感兴趣。但是,那时身为S一方的未婚夫,我觉得好像发梦似的。

  那时我感到十分之害羞,记忆中尽是一些讨厌的事,他将我缚在梳发上面,将我浣肠之后反转来,让我的排泄物喷向天花板上,那时前后传来那奇怪的感觉,以及排泄物通过**的感觉,一起地互相混合交替著,难以说出来的快感在身体内流窜著,到现在想起来我也觉很回味。

  看来我是有那种被虐的质素吧。而事实上,当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,我也会将自己缚著,将从外面购买得来的浣肠器浣入自己体内。但变成这样,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后悔,面每晚我都不会觉得寂寞,为了让杨仔看到我读那些咸湿杂志的样子,我购买了一个平价有脚架的相机,按了自动拍摄制,拍摄我张开双腿,一面看色情雅志,一面用铅子笔的样子,将我也**的样子拍摄下来。

  我会一直拍摄直至停止,但问题通常出在所定的位置上,有很多时间不够,照得不清楚等等的情形,我又不晓得照相的窍门,对于我来说是一件极不简单的事,所以我手头上有很多不完全的相片,而我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,是慢慢的我害怕自己成为一个露体狂。

  我跟杨仔是在一年前订婚的,就在那晚我将身体交给了他,就在一间高级酒店内一所当有园林景色的房子伫,我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送了给他。之后,他一有要求,我也从不拒绝他,之后的第三个月,有一个晚上,做完爱后懒洋洋的睡在床上的时候,他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:

  「亚美,我们还有半年便会住在一起的了,而晚上的夫妇生活若果一成不变的话,每晚都一样做同样的事情,这种普通的性爱,任何人慢慢都会变得不感兴趣的。很多离婚的原因就是这样了,我们也不想变成这样的吧,从现在起将性爱方式变化一样,你认为怎样。」

  我不希望失去我所爱的人,就算是结婚后我也希望一直到老,所以我也十分同意他的说法,尽量改变一下性爱方式使生活变得有趣。

  「你也是这样想吗?真开心了,那么你知道甚么是SM吗?是嗜虐及被虐的意思,我已详细研究过了,我想那是最佳及最最有效的方法,但我还是希望得到你的同意。」

  为了他,要我做甚么我也愿意,从外国的周刊杂志中得到的知识很有限,那些人又被缚著,又会被打,尽都是这些事情,使我渐渐对它失去兴趣。

  「怎样呢,若果你不喜欢的话,中途停下来也可以,而且我会一直跟你一起的所以不用担心啊。好吗?」但是若果我说好的话,便会给人知到我的心事,想到这儿的时候,他在我的咀唇上给了我一个热吻,使我不能反对。

  「你看这是不会弄痛你的,绳子的质地是很柔软的。」他从袋子裹面取出来让我看,想起一会儿这条绳子曾将我全身缚著的样子,我全身软软的不能使用力量了。

  「来,坐下来吧。」他指著梳发,我好像被催眠了似的,听他的说话向梳发走去。

  「坐下来吧。」他温柔的对我说,用手搭在我的肩上,抱著我轻轻地坐在梳发上。将我的双手放在后面,并将它们缚起来,这时我的双手已完全失去自由了。

  跟著他将绳子将我的身体重重捆著,他久不久还会吻我的咀唇,他用牙齿咬了我咀巴一下但我只感到一丝丝快感。当他用绳子缚著我双腕时弄痛了我。

  「没间题的。」他当作不是甚么一回事,那时我是很相信他的,还以为跟著来的只是普通性爱而已。跟著他又从袋子伫取出绳子将我左右两脚缚著,还将它拉一局使之接近我的头部。

  「哎……不要,停手啊!」我害怕得叫起来但他并不理睬我,二、三分钟之后,他已将我的双腿左右张开并已固定在我的头部附近。我的秘密部份大大的张开著并向天花板处显露出来。而那明亮的灯光影照下,给人看得十分之清楚。

  「亚美,这是甚么呢?」他的手指将那茂密的草丛拨开,并且向我询问,对于这种问题我也不知怎样答他才对,只觉得很令人讨厌便是。

  「这究竟是甚么,快些给我说清楚,若不说的话我便替他拍照。」他竟然这样说。

  「那是……不要啊,已经足够了,快些放开我吧。」我奋力的想挣脱,那时我与他的视线接触,我未曾见过他有那样的目光。那眼睛正闪著异样的光辉,他目不转睛地望著我那秘密的地方,那时我心中的感觉是百份之百的羞耻,但除此以外,却还感到一份甜丝丝的感觉,在爱人的面前,给他这样子的观赏,有一份被虐似的快感,但他一开声,我突然从陶醉的感觉中醒过来。

  「不要。」这样的对答持续了一段时间后,突然他在我的耳边说出了一句十分粗俗的说话,听到了那句说话,我只感到全身像被煮熟了一样,又热又红,但是那种陶醉感却又更进一步。他在我的秘密部份爱抚著,我便觉得腰部及双脚使不出气力来,身体也跟著使不出气力来。

  「啊,比平常湿得多呢,原来你也是……那再问你一个问题,这个又是甚么?」他的手指在我**处按下去。

  「这儿是……你真肮脏啊,讨厌,不要再找这些地方玩吧。」但是他对我哀求的样子完全无视。

  「很丰满呢,又可爱,你这个地方真漂亮。」一阵湿湿滑滑的感觉从屁股那儿传来,那种感觉不就是唾液吗?

  「我的……**。」这种说话从我的口中说出来,只觉得全身好像被火烧一样,血液全冲到脑袋伫面,但他并不是就这样便罢休。

  「是啊,可是,有甚么东西是从这儿出来的呢。说给我听吧。」那么羞的事情,也要我说。

  已经将我的脚大大的向两边张开来,还观看我那秘密的部份,又用手指玩弄我的**还要我说出每天会有甚么东西从这儿走出来,真的使人感到十分羞耻。

  「说给我听!」他说这种说话之前是一个十分优秀的人,但是一说这种说话给人的感觉便是十分下贱。但是怎样好那也是命令以外的外表而已。不说出来是不行的。

  「啊,大便是从这儿出来的吗?但是你的大便是怎样的味道呢?那我们弄些出来看看吧。」「不行,你想怎样?拜托你,请停止吧,将绳子放开,我恨痛呢。」我心中有一丝不安的感觉,但实话实说,其实我很期待他进行再更刺激的玩意。

  他不知在袋伫找些甚么东西,一会儿便拿著一个很大的玻璃注射器出来,我第一次见到这东西时还以为是巨大的注射针筒,并不知道是用来灌肠用的。我还想用这么大的针筒打针一定会很痛,想起来也很傻。

  「傻瓜,若果去了厕所我便不知你的大便是甚么味道了,不用担心,就在这儿解决便成了。」我想不到他连厕所也不许我去,而且我的排泄感已到极限了。

  「不行!」他还故意地装作脾气不好的样子,点了一根香烟,再加上,若再不让我去厕所的话,一定会像喷泉一样喷出来。

  「快些帮我解开绳子,请快些啊!」我以最后的力量与他抵抗,但他并没有理睬我,双足被缚著用不到力忍耐,一挣扎,**便一用力,一阵舒畅的感觉从下腹传来。

  之后,我们也玩了很多次这种游戏,有时候要我从窗门向外小便,甚至有一次他在我的面上小便,现在我已成为一个没有他便不能生存的女人了。

  我时常都以为我每晚都能跟他一起,但有一次他因工作的关系有半个月不能见我。那天我真的不知怎么做才好,于是我便从他留下来的袋中取出绳子缚著自己,双手则缚在前面来,我一面一面想著他,想著他那温柔的笑容,以及他发怒时咬著香烟的样子,武那样,一个人在屋伫呻吟著。

  我摇动著身体,行到厕所去,我从未想过会有人从窗外偷看,所以将屁股向著窗外。

  到现在为止,我已经有四次自己缚自己的经验,而今天,我尝试自己灌肠,我从袋子伫取出浣肠器,我用一些温水并将袋子伫的药溶在水中,我只用了一半,因为若果给他发现的话不知会怎样处置我了。自已替自己浣肠,更加觉得羞耻了。想到这伫,便将余下的药全倒进温水伫。

  于是我伏在床上,屁股一局高举起,将注射器对准自已的屁股,将药液注进去。我感到温暖的液体慢慢的流进我的体内,我一次又一次地将那些药液吸进注射器内,然后再注进我的身体内,一共注射了四次,六慨有400CC左右。由于我

  当杨仔替我做的时候,通常我还能忍耐一段时间,但今次我实在忍不住,而且到浴室去要经过大厅,我这样裸著身体一定会被人看到,于是我只好将盛载溶液的来盛著,因为那些液体已顺著大腿流下来了。

  我躺在地毯上,肚子痛得眼睛也有点花,额头渗著冷汗,已经不行了,未及细想已在容器伫排出了大便。那声响大得大慨隔邻也有可能听得见,我那液化了的排泄物直击容器底部,我口中喃喃呼唤著他的名字。

 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,我与妻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电视里播放着无聊的「肥皂剧」。妻子烦躁的按着遥控器,漫无目的的换台。我瞥了一眼妻子,心里很清楚她为什么如此烦躁,如果有人问我三十一岁的女人与二十一岁的女孩有什么区别,那就是三十一岁的女人再也不掩饰自己对「性欲」的渴望,这种渴望甚至让普通的男人吃惊。

  妻子懒洋洋的斜靠在沙发上,「老公,你以前与别的女人上过床吗?」妻子用挑逗似的口吻问道。「没有!」我干净利索的回答道,可是我心里却盘算着如何应付妻子的追问。「可是晓丽却承认了你们之间有过那事。」妻子接着说。晓丽是我的前女友,也是我妻子要好的朋友。说实话,我与晓丽之间的确发生过一两次性关系,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

  妻子走过来骑在我的腿上,用胳膊缠住我的脖子说:「老公,你老实交待!你以前到底与别的女人上过床吗?」经过一番折磨,我实在经不起妻子的逼供,只好承认与晓丽有过一次性关系。「我不在乎你与晓丽之间是否发生过那种事,只要你对我象对晓丽一样充满激情就行了。」妻子说道。我知道妻子心中的「欲火」正在燃烧。晚上,尽管我使出浑身的力气,竭尽全力满足妻子的性欲,可是她还是不满意,反复要求再来一次,「强弩之末」的我再也没有力气满足妻子越烧越旺的「欲火」。

  我与妻子躺在床上沉默不语,我望着天花板发呆,而妻子独自一个人喃喃的自语:「老公,我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上过床,而你却与别的女人睡过觉。我也想……。」「你敢!,如果你真的干出那种事,我们就离婚!」我有些生气的说,「老公,我也不想干那种事,可是我实在是太郁闷了,你知道吗,每次上街,我路过街对面的舞厅时,好几次都克制不住自己,想进去。」妻子歪过头来,推搡着我的胳膊,认真的说:「就一次!过后如果你嫌弃我,咱们可以离婚。」妻子央求道。

  我沉默不语,被欲火煎熬的妻子已经好几次提出过那种「越轨」要求了,时至今日,我知道阻拦是拦不住了,如果妻子真想背地里干「越轨」的事,我又能奈何的了她吗,但是我还是抱最后一线希望劝道:「舞厅里的人太复杂了,象你一个弱女子若是遇上坏人可怎么办?」「没关系,你可以在旁边保护我。」妻子兴奋的吻了一下我的脸,我听到妻子的话差点晕过去,不过我冷静一想,妻子说的有道理,既然她已经铁了心要干那种事,我就应该保护她,即便是她去干那种「越轨」事。「随便吧!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!」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「你真的同意了!」妻子高兴的狂吻我。

  第二天下午,妻子上身穿一件薄薄的低胸衬衫,下身穿一件漂亮的浅绿色套裙,站在镜子前兴奋的打扮着,而我却茫然的看着她梳妆打扮,妻子容貌秀丽,身材匀称,是那种讨男人喜欢的女人。临出门时,妻子含了两片避孕药,我知道妻子这次是真的要「越轨」了。

  我陪妻子下楼穿过马路,正准备走进街对面的家舞厅时,妻子却一把拦住了我说:「离家远点,万一遇上了熟人,那该多尴尬呀!」于是,我与妻子坐上一辆出租车向南驶去,来到了一家离家很远的舞厅。我们生怕熟人看见,迅速走进了舞厅,舞厅里的灯光很暗,我与妻子站在舞池边上,妻子正急切的寻找目标。不一会,一个男人走过来请妻子跳舞,妻子陪着他跳了舞一阵后,又回到了我的身边,很显然妻子没看上他。又过了一阵,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人走过来,请妻子跳舞,我看到妻子的眼里流露出惊喜的目光,我知道妻子动心了。我只好站在舞池边上,看着妻子与那个高大男人跳舞,心里真是不是滋味。

  心烦意乱的我离开舞池边买来一杯啤酒,当我回到舞池边时,却发现妻子和那个男人不见了,我焦急的四处寻找,最后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发现了他们,我走过去,看到那个男人一只手搂住我妻子,另一只手却在下面乱摸,而我妻子也在兴奋的喘气。我妻子见到我走过来,马上推开了那个男人,整理好衣裙,那个男人也收回了手。我妻子站起来指了指我,对那个男人说:「这位是我老公!」随后,我妻子伏在我耳边小声对我说:「我已经把我们的计划跟他说了,他同意了,在我们家干那事!」「不行!」我断然拒绝了,「怎么可以带陌生人到我们家,再说了被邻居看见可怎么得了!」我小声在妻子耳边嘀咕。